遇見神/曾美華 遇見神/曾美華

這次是我第二次參加遇見神營會,雖有不同的心情,但卻都同樣得著滿足。第一屆,我以被服事者的態度,期待在遇見神營會裡得著什麼?透過禁食禱告,神讓壓制已久的記憶不斷浮現,於是我明白神要我更真實的經歷祂,觸摸到祂。第二屆的營會,我除了期待神繼續在我生命裡動工,也想看見自己有什麼樣的成長,希望可以成為我的姐妹們的幫助,服事她們。
 
兩天的課程,共分成五個主題:
    一、天父的愛
    二、寶貴十架
    三、奔向自由
    四、心靈醫治與釋放
    五、聖靈充滿
 
一、天父的愛
『愛』這個字到底該如何解釋,能具體的形容或只能抽象的體會?第一次與第二次有著很大不同的體驗。
通往靈糧山莊的路上,心裡不斷猜想到底我會有什麼樣的經歷,既期待又害怕,擔心會有異於平常的表現。因為出發時間較晚,在車上就暗自預備心,第一堂課師母以『浪子回頭的故事』進入天父的愛,記得我ㄧ邊唸著經節,但眼眶已充滿著淚水,此時我知道神已向我顯明祂的愛,神說::「孩子我愛你,神兒女的身分不因悖逆而改變,我的雙臂永遠為你展開!」
經過半年後,在相同的路上心情卻大不同,一邊預備心為開始的司琴服事禱告,一邊也向神禱告讓我更深的貼近祂的心意,明白神所啟示的。同樣聽著『浪子回頭的故事』心中滿溢對神的感謝,因為神說:『你是我的孩子,我所珍愛的兒女,是我的掌上明珠。』這一次我感受到神不但愛我,也賞賜如此珍貴的身分給我,我是屬天國的子民,是上帝的寶貝。
 
二、寶貴十架:認罪悔改
從小因為被嫌棄、不被重視,所以埋怨慢慢在我心裡深根,我看見了醜陋的自己,也厭惡畫面中的自己,於是我開始向神認罪悔改,求神赦免挪去在我心中苦毒的埋怨,並在禱告中紀念出現在我腦海的人:
(一)奶奶:
那天爸爸要我們去看奶奶,說奶奶特別準備禮物給我們,跟姊姊興高采烈的去,一進門看見桌上真的有禮物(心裡非常的高興),奶奶叫了一聲姊姊的名字,並將桌上的禮物全部送給她,在一旁的我心裡想,難道阿嬷把禮物藏在口袋裡嗎?正在猜想的時候,阿嬤說因為姊姊是老大,而且只有準備一份,所以等我長大再送禮物給我,我就像洩了氣的氣球心中難過,只記得姊姊拉著我上樓,並安慰我等一下分一個給我,此時心裡埋下憤怒的種子。
(二)弟弟:
國小一年級,在家族的期盼下,媽媽終於生了弟弟,起初很開心的迎接這個小Baby,但漸漸地開始產生忌妒的心,爸爸手上抱的不再是我,姊姊下課回家第一個找的也不是我,媽媽總是以弟弟的事為優先,我失去了被寵愛的權利。有一天媽媽說帶我去剪頭髮,因為照顧弟弟沒有時間幫我整理頭髮,從小『長頭髮』對我而言,是代表美女的一個特徵,家裡附近有錢人家的小女孩,總是留著美美的長髮,所以我ㄧ心想成為美美的女生,一定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當媽媽拖著我走出美容院時,我忍不住放聲大哭,弟弟剝奪了家人對我的疼愛,更奪走了我成為美女的心願,打從心底不喜歡這個弟弟。
(三)過去的男友:
有情人終成眷屬?這例子在我的感情世界不被成立,兩次被背叛的感情,不知道還有什麼是永恆的誓約,被破碎的心再怎麼癒合也會有碎裂的痕跡,那種被遺棄的痛苦就像陷入流沙中,連自己都無法自拔,心裡暗自咒罵他們。
 
原以為自卑、缺乏自信所產生的影響在上一次已被神光照,向神認罪並求神寶血潔淨,但神從不虧待那積極與祂親近的人,在這次預備參加遇見神營會前,常常出現『驕傲』兩個字,我以為我是個柔和謙卑的人,但在我的生命裡隱藏著因過度自卑引起的自負與驕傲,常常因此傷害了最愛我的家人或身旁的朋友,首先,我求神憐憫我的軟弱,任憑感覺操控我的心思意念,以致我的口說不悅耳的話,求神寶血潔淨我的舌跟我的口,應當要說讚美與造就人的言語,爾後,我一一提名為我曾傷害的人禱告,求神饒恕我的過犯,求神安慰他們的心並紀念、祝福他們。
當我破碎老我,捨棄以自我為中心時,聖靈充滿就能光照在我生命裡的問題,當我有一顆願意的心的時候,神不斷地進行奇妙的工作,神總不撇棄祂的兒女,神總有耐心陶塑祂的器皿。
 
三、釋放(奔向自由 ~ 心靈醫治)
在家中我是排行第二的小孩,常常自以為是父母親領養的孩子,因為父母總是對我要求嚴格,要我扶持姊姊,又要能作弟弟的模範,因此養成了好勝的個性,也陷入了追求完美的迷思,每當事情不如預期時,莫名負面的情緒有如千斤鼎沉重地壓在我的肩上。
當我閉上雙眼禱告時,過往被傷害的畫面,有如幻燈片快速的掃過我眼前,受傷的心再次被喚起,眼淚不自覺落下,我跟神說:「求你救我脫離這些痛苦的記憶,它只會將我困在可怕的象牙塔裡,限制我的情緒、控制我的思想,我不想被鎖在這令人窒息的空間中 … …,你是慈愛憐憫的神,求你觸摸這被傷透的心,使我重溫如嬰孩般被人疼愛抱在懷中的安全感 … …。」我將心中所有的委曲、傷害全都卸給神。禱告時,不斷地打嗝、作嘔,感覺好多氣不斷從口裡吐出,有時身體不由自主發抖、打顫,我知道神正在我身上作工。

原以為傷害都被神的愛充滿了,應該沒有需要特別被醫治的吧!但在第二屆營會前的禁食禱告中,神也顯明在我內心裡因長期處於孤獨或缺乏而產生自憐的性格,因此很容易陷入負面思考的深淵裡,不但影響身體與心理的健康,也隔絕了神的愛與安慰,總以為這樣的情緒只要大哭一場,讓眼淚流乾發洩一下就會沒事,但所流的眼淚再多總不及那深淵的高度,我依然在孤單當中載浮載沉,身旁感受到的祇有黑暗與絕望。人說心病是最難醫治的,但神你的寶血大有能力,能醫治所有的傷口,我向神乎求、吶喊,救我脫離孤獨的不安全感,神對我說:『孩子,睜開雙眼你將看見我的手一直在等著你抓住我。』眼淚依然流個不停,但每一滴淚都多了滿心的感謝,神的愛不斷地澆灌充滿,沉甸甸的、扎實的注入因孤獨產生的深淵裡,有一種重見光明的感覺,並感受到神的愛與安慰所散發出暖暖的溫度。
 
四、聖靈充滿
第一次被神醫治後的我,感覺身輕如燕,因為心中空出了許多位置來,我求神注入滿滿的愛及喜樂,於是口裡不斷發出開心的笑聲。一個新的器皿,需要注入新的養分,當我被聖靈充滿時,我翱翔在溫暖的空間裡,神的光吸引我跟著祂的腳步不斷飛翔,不知道我飛了多高多遠,眼前的光潔白如雪,雖然我無法睜開眼,但確信前方有個指引。
這一次我浸泡在神的平安與喜樂,閉上雙眼,我用口哼唱新歌,用雙手彈奏
讚美的旋律,我定睛注目耶穌,我享受神聖靈的充滿與同在!
    神的愛長闊高深,是永不改變的真理,祂願為我們的罪捨了祂的獨生愛子,使我們藉著耶穌得以進入父的國,第一屆的遇見神營會神向我顯明祂的愛,如今神要堅固我的信心,學習以神的眼光看自己,因為他將寶貴神兒女的身分賞賜給我!

遇見神/林敏惠 遇見神/林敏惠

一直很期待參加〈遇見神營會〉,但因懷孕,生產及照顧小孩,使自己一直無法下定決心參加,這一次因著牧師及小組長的鼓勵,終於在前一天下定決心,放下老公及小孩,全心參加,所以向神禱告,求主幫我預備好照顧小孩的上好人選,原是等神預備好人選,我再參加,結果神早已幫我預備只等我放下,只要我放下,神就必成就,感謝主!
得知能參加,興奮的睡不著,當天主也保守我們路程平安,且很快就到逹目的地^ ^
第一堂課是”天父的愛”~課程中要我們思考是否有來自原生家庭的偒害,小時雖然家境不好但我自覺從小就很幸福,全家人對我都很疼愛,但下一個出現的畫面是我過世的父親,圓圓胖胖的,在小時候常叫我們買烟,買愛國獎券,也常叫我幫忙抓背,夏天時幫著流著汗的爸爸抓背,手指縫中總是滿滿的白垢,讓我總是怕怕的,爸爸愛我,讓我學唱歌,跳舞,還要向人借錢繳學費,但爸爸好喝酒,打麻將,對家裡没有責任感,使母親扛下全家人的經濟重擔,又常和母親吵架,使母親常在深夜哭泣,最後在我國一時,爸爸因喝酒出車禍,傷了一隻眼,一隻手及一隻腳,從此每天在家,因傷後的外表使他受挫羞於見人,每天與藥為伍,之後又洗腎,但我一點也不憐憫我的父親,認為這是他的報應,所以當他每次洗腎要坐計程車,我都不高興,覺得家境不好,為什麼不搭公車,一定要坐計程車,一年之後為家庭及父親及經濟3頭忙的母親也病倒要洗腎了,讓我對父親的態度更是冷漠,甚至在過世前住在加護病房,我到醫院探病都不想久留…所以服事我的姊妹告訴我,父親很愛我,妳願不願原諒他?是啊~我也愛我的父親,直到如今,只要我夢見我的父親,我都會激動落淚,因我的行為使我覺得慚愧.覺得不孝及對不起我的父親,所以後來當淑雅在我面前問我想向父親說什麼時,我說”爸爸,我愛你,請你原諒我,請你原諒我..”誠實且順服聖靈的帶領,那原不饒恕父親變成請求饒恕的心結在此解開了!
在第二及第三堂課都没有特別的念頭也没有特別清出東西來,但被禱告時,都會不自覺感動落淚,且被聖靈擊倒;淑芬,金章牧師及淑雅都針對我信主前信仰~正信的佛教做內在清除,只不過没有特別感覺,可能是之前清掉了吧,在前一個月我還會因遇到令我害怕,恐懼的事,口裡會不自覺的唸出”阿彌陀佛”四個字以化解災禍,也會在禱告時”求主保守”講成”菩薩保佑”,”過世”講成”往生”,”敬虔”講成”精進”等等的佛教用語,因之後有請教過維容傳道及金章牧師,也因最近參加”代禱學校”及”禱告的生命”課程,無形中也得著很多,所以之後有一次在路上開車時,前方突然出現一隻青蛙跳過來,來不及煞車開了過去,也不知壓到没,心裡驚嚇到,喊了一聲”ㄜ~ ~” “主啊~”感謝主,没講錯~所以這次没有特別感覺了。
第四堂課~當牧師及師母要我們張雙手,張開口,大聲禱告,邀請聖靈來時,没經歷神及聖靈的我,因希望能抓住最後的得著,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大聲吶喊”主啊~我要得著祢,我要遇見祢,聖靈啊,求祢澆灌下來,我渴慕祢…”就在淑雅來為我禱告時,我開始手痳,全身開始搖晃,之後被聖靈擊倒,雙手手指痳痳的感覺快速的往心臟移動,雙腳也開始痳,接著身體也痳,而心裡不斷喊著”主啊,我要得著祢,求祢來..”雙手有像飛翔的感覺,之後手指變形,口也緊閉無法張開,全身充電,像是被聖靈浸泡一樣,有感覺像是重新被聖靈施洗一般,感謝主,真是難忘的經驗!對未來的道路充滿了新希望^^
感謝這營會中所有服事我的人,願神祝福在這些服事者的身上,體力靈力靠主都充足喔!

活潑的盼望/施淑菁 活潑的盼望/施淑菁

 

能參加第二屆遇見神營會很感謝小組長正一的堅持及燕萍姊妹的逼迫,我本來不太想去,但燕萍持續的代禱及給了我第一屆的見證集,我看了二.三遍,我想我雖不容易去但若神開路就給自己一個機會,希望在靈裏能更新,心裡不要常憂傷。


我覺得我不容易與神親近,但因著小時候我常覺得耶穌是我最好的朋友,經歷與神同行,所以對於神我是不會放棄的,也因著小時候的恩典,知道孩童靈命的重要性也委身於兒主司琴及相關的配搭上。


在天父的愛那堂課.,最後金章哥出來說假若你父親現在你面前你要對他說甚麼?我覺得大家好像一直禱告,而我卻講不出來,一開始不習慣,也不知道講甚麼?但我知道我對父親有虧欠,也很憐憫他和媽媽的關係,在家媽媽是高壓及專制,也常常咒罵他,後來我想到我可以用筆寫出我想對他說的話,我一邊寫一邊流眼淚,回家後一周,我鼓起勇氣寄封E-MAIL給他但也不好意思跟他說,這對我而言是個突破,也是我參加營會的第一個收獲。


另外經由師母的課,我覺得我有似靈的囚禁,難怪與神的交通上覺得有隔閡,做事覺得使不上力,這是我該面對的部分。營會前一個主日我從兒主服事完,下來大堂聚會,剛好在講道,我覺得心很沉重,覺得大家似乎可以安息在主日中,我卻無法融入其中,也一直掉淚,剛好牧師講到他想中年叛逆,也想離家,大家一直笑,我卻一直流淚,後來我做了一個決定,離開教會走一走,這是我聚會六年第一次這樣,但是離開前我有跟神講我不會離開神,因為我沒膽也沒這能力離開祂,我只是在這裡,我很難過也不想讓人看到我掉淚,而且我也不會說,後來就走去7—11坐著 等到12點多再回去拿包包。(原來金章哥想離家出走的恩膏那麼強啊)


另外就是聖靈充滿時,我看見我的姐妹雲蘭被喜樂的靈充滿,正如我們靈修時所求的,雖然這次我沒有像她如此,但神是鼓勵我要來愛祂及敬拜祂,也由鏡陵老師告訴我以賽亞書49章15-17節,我也奉耶穌的名,願每位父母都得著這應許。也願主可以得著每一個孩子的心,每個孩子都可以來到主前敬拜,也請大家為兒主老師代禱,兒主老師是很沉重的服事,靈裡要很剛強,但鏡陵老師說我們很有機會培養出偉大的宣教士,領很多人信主,我常常很感動雅玲及鏡陵的委身,所以雖然兒主的服事很悶,但就我而言卻也是很榮耀的服事,希望大家能用力為老師們代禱,讓我們一起在這榮耀的服事上有份。


從營會後回來後我覺得我最大的改變就是看中禱告,以前我太輕忽禱告了,常常都是等候及觀看神的作為,神要我對祂有信心,要在基督裏得著生命,用禱告來贏得爭戰,奏信心凱歌。在此也謝謝牧者及師母對我們的愛,開了代禱學校課程及遇見神營會。現在我每天5:00守晨更,求神堅固我也讓我每天更連結於祂,有力量有喜樂有活潑的盼望,因為我所能做的都是神的恩典,謝謝金章哥對我的鼓勵及關懷這是我進步的一大動力。

 

© 2014 基督教汐止152靈糧堂 新北市汐止區建成路152號B1
Tel: (02) 2691-7152, Fax: (02)8642-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