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奏美妙旋律服事主/曾美華 彈奏美妙旋律服事主/曾美華

出發前心中反覆思考這趟泰北之旅有什麼期望,而我又能為他們做些什麼?我滿心期待經歷這次的短宣後,每當我分享我所認識的神的時候,會讓聽見的人可以從我堅定的眼神中看見我經歷與神同在的真實,並吸引他們更想認識神!
踏上泰國的土地時,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下(因為很怕坐飛機),對於陌生的國家難免因好奇而感到興奮,但卻又有淡淡的哀愁在心中發芽,因為我感覺到這個地方(清萊)有一種貧窮感瀰漫,人找不到生命的方向,心得不著滿足,漸漸地我明白神要在將他的愛賞賜給這地的民。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所以要以基督的心為心,效法基督愛他們!
這次的服事過程中讓我越來越認識神,但也讓我越來越猜不透神,因為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在祂有深不可測的奧秘,這次的短宣中神不斷向我下戰帖挑戰我的勇氣,同時也向我顯明他是全能的主。
直在尋求所謂第二恩賜的服事方向,(神很妙這個禱告應允的特別快)神還真是聽禱告的父。從在心中默念禱告詞,進步到可以開口在眾人面前禱告,現在我不但有勇氣在眾人面前開口大聲禱告,因著信,更勇於為需要的人祝福禱告。當我在為他們禱告的時候,可以清楚感受到聖靈大大充滿我,我的口因著聖靈的啟示述說神的愛、憐憫及安慰,並鼓勵他們因著信有一位神,能堅固信仰生命,因為在祂有平安、喜樂,生命因有主同行而有盼望!如此滔滔不絕的禱告,好像把一整年的禱告詞都說盡了,這是神使用我的口來服事。
自小我知道神是偉大滿有能力的神,但沒有親身經歷過,這些形容詞都過於抽象。在一個無法用語言溝通的空間中,很難清楚地表達內心的想法,我們習慣用自己熟悉的方式,去處裏事情或面對困難,但是在這裡卻能很單純的依靠神,因為內心只有一個意念:就是‘在神凡事都能!’
因 著傳統信仰以及從祖先就留存下來的束縛,讓我們以為在這個村莊很難傳福音給他們,我在心中不斷的禱告尋求神,腦海裡一直浮現經上記載的一段話:‘不是倚靠 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於是我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因為我相信神要向那尋求祂的人顯明祂自己,當天晚上我感受到神很愛在扎培村的 人,神在那些渴慕祂的人身上向他們顯明神的愛,並將愛如恩雨傾倒而下,填滿心靈空虛的位置,在此時我明白是神要向我顯明‘順服’,順著聖靈的感動,單純的 相信與仰望,並‘耐心等候’神必在祂預定的時候成就祂的計畫。
我仍在禱告中求神擴張我的境界,經過了短短五天的宣教服事,我重新思考所謂第一恩賜 的服事方向,該如何擴張它的寬度與深度,於是我對彈琴有了新的領悟,音樂是神賜給我的禮物,不但用手彈奏美妙的旋律可以服事祂,音樂更是與神建立親密關係 的一種管道,期許自己手所彈奏的旋律,不再只有伴唱的功效,這些音符都要滿有神聖靈的同在,凡聽見的心靈得?安慰,身體軟弱的得?釋放與醫治,進入更深沉 的琴與爐的敬拜!

禱告服事的突破/莊倫 禱告服事的突破/莊倫

泰北短宣在我心中一直是個沈重的負擔,第一次我消滅那感動,未成行。這次再一次被觸電,我因工作及小孩再一次想逃避,掙扎了一陣子,我毅然決定順服那在我心中的吶喊,我報名了。但之後的日子我一再的說服自己不要再退縮了,因在我內心深處一再的告訴自己那不是神要你去的。
終於,我克服了一切,其實這要感謝神,因祂知道我的軟弱,祂讓獻章同我一起去,如果沒有他,我一定會半途而廢的。
在泰北的前二天,在部落的服事我並沒有很大的感動,且身體一直不是很好,頭痛困擾著我,在服事的前一刻我還向神抱怨,這樣怎麼服事,我向神這樣說:我要起來到會堂去,且不再頭痛,當我拖著沈重的身體到會堂時,我勉強展開笑容當起招待,一直到聚會結束我已忘了頭痛,感謝神祂使我得醫治。
第四天的服事,在學生中心為一群國中生服事,敬拜、破冰及默劇似乎很平常一般,最後領隊正一呼召同學回應神,一開始沒有人回應,再一次,一個,再一次,二、三個,領隊一個眼神,我們全部下去為他們服事,神開始作工,一個個淚流滿面,我一下去開始服事就發現自己方言不斷,直到覺得可以了,便退到旁邊,此時聖靈之強大使我自己全身抖動站立不住,獻章示意我坐下,原以為聚會結束了,然而神的工似乎還不想停,十來個同學又回到會堂希望被服事,一排排站立,正一再一次示意上前服事,更妙的事發生了,我一上前舉起手禱告才二句,眼前的同學倒下去了,心想:怎麼這麼快,我第一次經歷到神的工是從我手中出去的。
第五天的服事更是讓我經歷到神,驗證在我內心的聲音是從神來的。金章牧師說:「今天要為當地的傳道同工服事」,我心想先知性禱告,悟性禱告,完了,我最害怕、最不會的禱告要遇上了,如何是好?我在會前禱告中,我向神說:我不會,要如何禱告啊!一段經文就浮上來──你要像一顆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詩一3)心想,這要如何禱告呢?
聚會開始,我一直在後面為整個聚會守望禱告,心中仍有恐懼感,但卻不驚慌,到了時候,我們同工到前面排列等候為人服事,我再一次禱告問神,要禱告什麼,同一節經文再一次浮現,此時我問神這樣嗎?於是我上前問站立在我面前的姊妹懂國語嗎?她點點頭,哇!逃不掉了,好吧!我就將神給我的那段經文告訴她,並引用此經節為她祝福禱告,再為另一個姐妹禱告,這時沒了經文用方言禱告吧,當我一碰觸到她的手我的心像洩洪一般的宣洩,我感受到那強烈的難過,我的方言因著情緒強而有力不斷的禱告,一會兒她又倒下去了,這次我不再那樣希奇了。
聚會結束我們為彼此祝福禱告,那個我用經文為她禱告的姊妹來找我,她與我分享她的難處,她因感情問題的困擾,一直無法專心讀經靈修,剎那間我明白神要給她的話語,我感謝神使我願意順服,願意成為祝福的出口,沒有消滅聖靈的感動,使神的心意能傳達給需要的人。

© 2014 基督教汐止152靈糧堂 新北市汐止區建成路152號B1
Tel: (02) 2691-7152, Fax: (02)8642-4618